云宫外,妖神身着红衣伫立云端,洪荒之力倾泄而出,引天地变色,山河崩裂。她轻捻手指,翩翩挥袖,便有无数仙魔消失殆尽。神器被炼化,威力无比,引海水颠覆,山峦崩塌,人间顿时哀嚎震天,血流成河。

妖神笑容凄绝,左手翻转祭出一把剑扔到白子画面前:“你不是最爱这个天下么?想要救六界生灵?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我。”

白子画脸色惨白节节后退,原来,原来你是要逼我亲手杀了你。你不惜以命以天下苍生相搏,也要逼得我承认爱你。花千骨,你简直太过分。

花千骨妖神之力大胜,蓬莱岛陷落,太白山崩裂,无数人的撕喊与哭声不绝于耳。晚了,错了,算了。白子画身为长留上仙,肩负天下苍生,花千骨是妖神,是造成人间浩劫的祸患。她是他爱的人,更是他白子画此生唯一的徒弟,她有错,他结束,她死,他便来陪。

白子画拔出轩辕剑,斩情丝,断情劫。一剑刺破结界,轩辕剑没柄而入,洞穿花千骨的身体,鲜血如繁花般妖艳四溅。

一瞬间,云开,日明。放眼四周,哪里有什么山河崩乱,人间浩劫?刚刚惨绝人寰的一切,只是花千骨制造的幻觉,那是她对白子画真心归属的试探。

试一试,是我重还是苍生重。可惜,她输了。

“白子画你其实从不信我,你只信自己的眼睛。”

“我说过,你会后悔的。”

“白子画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,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。”

“今生所做的一切我从未后悔过。可是若能重来一次我再也不要爱上你。”

一场师徒绝恋,就此作罢。妖神花千骨,死在长留上仙白子画的轩辕剑下,神形俱灭,灵力四散,消泯于天地间。

若是能重新来一次,花千骨再也不想爱上白子画。这一生,错的太多,亏欠太多,拥有太多,失去也太多。回忆那年初见,一切还是最初的样子,一个是懵懂的凡间姑娘花千骨,一个是清高的长留上仙白子画,谁也不是谁的生死劫,谁也没有爱上谁。

你有一份善念,用来心系天下;我有一份善念,助你拯救苍生。

花千骨,从来不是自私的人。对待朋友,她可以豁出性命,对待敌人,她可以一笑泯恩仇。有恩,自当涌泉相报,有仇,则是以德报怨。她不是傻,而是不屑于去争,也不想改变心底坚守的善良。

花千骨的命运,是场不可逆转的悲剧,因为命理是天煞孤星,从小便被村子的人恶意打骂,家中的一场大火,带走了父亲。她孤身一人坚强的活着,不怨天尤人,不自暴自弃。有时觉得,花千骨根本不需要别人来拯救她,更不需要有一份惊天动地的爱将她卷入万劫不复。她只要在她心中的世外桃源,安安静静做自己就可以很幸福。

怎奈,谁都摆脱不了既定的缘分。花千骨的救赎跟劫难悄然而至,白子画救了险些在妖物手中丧命的她。至此,两人的命运有了交集。

一朝拯救,百年不忘。您是高高在上的尊上又如何,我历经千难尝遍万苦,一定会走到你身边。

花千骨顺利通过长留山的考核,成为新晋弟子。入长留山拜师,新弟子都要在三生池走上一遭,三生池内含三殿泉水,贪婪殿的水洗贪,销魂殿的水去欲,绝情殿的水绝情。其他弟子身上或多或少都带有凡胎的污浊与瘴气,洗时会感到或轻或重的刺痛。唯独花千骨没有感觉,在水中嬉戏打闹,喊着这水好舒服。

心无城府,心思单纯,天下少有这般无欲无求之人,远远观礼的白子画心中若有所思。也许从这一刻起,他就对花千骨有了几分另眼相待。只是他的关切与爱,从不显山露水,也不是那么容易自知。

仙剑大会,谁获得魁首谁便能成为白子画的徒弟。

花千骨勤加修炼,功法大增,哪曾想比赛时被同门暗算,未得魁首,堪堪只得了第二。

长留仙山正殿,举行收徒仪式。花千骨一身伤痕跪在殿前,心思平静。她不怨任何人,输掉比赛,是自己技不如人,做不成尊上的徒弟,只能怪自己没有加倍努力。

一阵清风,将花千骨缓缓托起,助她飞至主位,她茫然四顾,耳边只听到白子画低沉坚定的声音:“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长留上仙白子画的徒弟。”

花千骨跪拜道:“长留列仙在上,弟子花千骨,命格异数,厄运缠身,生为不幸之人,承蒙尊上不弃,悉心教导,收我为徒。弟子定会堂堂正正,无愧天地,无愧长留,无愧尊上。生为尊生,死为尊死,绝不违背半句师命。天地为证。”

哪怕颠覆乾坤,我也要救你性命。

就像拜师誓言中说的那样,生为尊生,死为尊死。

花千骨对待白子画的情,并不是拘于简单的儿女情长。对师父,她是抱着虔诚的心去礼遇,去敬重。她没有肖想要跟师父以其他关系去相伴相守,花千骨没有欲望,她不贪心,她只希望身边这位重要的人,可以平安,顺遂。这样就够了。

绝情殿,是白子画的殿宇。殿内空寂,只有他们二人。

一人终日打坐参禅,一人勤奋学艺练功。偶尔相聚,对坐饮茶,吃新蒸的桃花羹,喝新酿的桃花酿。满天花落,流水潺潺,山中日月不知时,放任时光尽欢流。

如果时光能够停留在这一刻,想必花千骨甘愿用后半生阳寿去交换。

白子画带花千骨外出游历,历经雪山大劫,遭人陷害中了卜元鼎的毒,以至毒如骨髓,无药可解。花千骨逆天改命,冒天下之大不韪集齐十方神器要救他的性命。

如果说,之前花千骨对白子画是师徒之情尚可说服自己。但经此一事,她方才明白,师父是她此生不能失去之人。与其说种种作为是在救师父性命,不如说这是花千骨在拯救自己。

错错错,都是错。不是错在师父不该救,而是错在救师父集齐十方神器,会释放洪荒之力,引发天地浩劫。错是错在世俗礼教,错是错在三界众生愚昧不堪对未知力量的莫名恐惧。

花千骨跟白子画,是一对倔强师徒。心中最真实的想法,从不宣之于口。白子画表面惩戒花千骨,罚她承受六十四颗消魂钉,忍受断念剑剑身穿刺之刑,逐她出师门。背后一次次救她性命,耗费千年功力,自请与她受同样的酷刑。

花千骨心有情愫,致死不开口,无怨无悔,说到底,统统都是执念。是以一力颠覆苍生,也要救你性命的执念。是你断我仙剑,毁我宫铃,钉我消魂钉,我依旧还爱你的执念。是纵然天下人负我,我依旧不负你教诲心存善念的执念。

是师徒之情,是男女之情,是相思相守之情,已然说不准了。只能见到,初入绝情池水欢天喜地毫无知觉的小骨,变得对绝情池水避之不及。脸跟嗓子被绝情池水灼痛的锥心刺骨,眼瞎,声哑,一身伤痕是情的印记。

可是为了师父,不悔。

云过,风过,情过。留下的是什么?爱恨情仇,恩怨纠葛,还是从来没有输赢跟对错缘起缘灭。

花千骨说:“为了师父,我愿意放弃一切。”

白子画说:“我不负天下,不负长留,只负她。”

记得身负洪荒之力的花千骨化作妖神,囚禁白子画。她看到白子画的手臂上也有绝情池水的痕迹,欣喜若狂。原来师父,不是不爱我。原来,君心似我心啊。

白子画摇晃着退后两步,突然就拔出了剑来,毫不犹豫地往自己手臂上斩下,硬生生将伤疤削去,露出森森白骨。他紧咬牙关疼得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却坚定地说道 “这疤痕什么也不是,什么也代表不了,爱你又如何不爱你又如何,永远不可能在一起,没有这一天!”

一切都好像变暗了。

原来,心心念念的你,最爱的你,连承认爱我的勇气都没有,连这仅有能证明情愫的伤疤,也要抹平。

既然这样,也不要再怪我最后的试探了。最起码,死在你手里,你便可以承认爱我。

好个不老不死不伤不灭,一句神谕便决定了他永生永世的痛苦。花千骨何其残忍,逼得白子画亲手杀了她,独留他一人在世上受尽悔恨折磨。

作为他的徒儿,她没有令他失望,更没有辜负他的谆谆教导,心存善念,心系苍生。只是,她爱天下唯独恨他一人。

时光不再,爱亦不能重来,万般悔恨皆是虚无,只能期待轮回再聚。

白子画跟花千骨,愿你们来生可以摒弃礼教枷锁,神魔争斗,只痛痛快快爱一场,寻一处山川,并一世终老。

谢谢观看!

菜鸟导航:https://www.cainiaodh.com/

3楼社区:https://www.3lsq.com/

乐乐线报网:https://www.llxbw.com/

零度手赚网:https://www.ldszw.com/

目录圈:https://www.muluquan.com/

戒色吧:https://www.52jiese.com/